2020-4-4

星期六

人民监督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人民监督
”郏县无官”:县领导郭国顺勾结黑社会马岗山无恶不作
时间:2018/8/31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信息  文章作者:
分享到:

近日,人民网等多家媒体对河南省郏县公务薛国强“日进千万”一事炒的沸沸扬扬。面对全国舆

  论的一片质疑,河南省郏县县委宣传部理直气壮的说:薛国强确实系公职人员,此人为平顶山市工商联副

  主席,但同时也是河南省广天建安集团董事长,巨额账目应该是来自自己的私有企业,并不是公务员工资

  。
  一边当官,一边经商。这种现象从官方的回应来看,在河南郏县这个地方已经司空见惯了。这不

  仅让人想起了近日在网上流传的关于郏县黑社会马岗山及其背后的保护伞的贴子:一位七旬老人,为了保

  护集体财产,被追杀5次,身中17刀,网上用自虐的方式实名揭露郏县黑社会马岗山和黑社会背后保护伞

  ,老人因残废拄的拐杖上挂着四个大字:“郏县无官”。
  郏县公务员日进千万不可怕,官匪勾结的黑社会才恐怖。“红顶商人”薛国强日进千万,他只是

  贪点百姓钱;“官匪勾结”的黑社会马岗山,他们却是要的百姓的命呀!
  贴子内容如下:
  当今的“和谐”社会,河南省郏县却是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在这里官匪勾结、黑社会横行,当地

  老百姓称郏县为“黑色帝国”,更甚者称“郏县无官”。

  郏县百姓闻“马”色变
  
  笔者在郏县城走访时,看到一个怪现象,家长在教育刚会说话的孩子时会小声说:“再不听话,

  马岗山来了。”不知道是不是“马岗山”恶事听多了,正在大哭的孩子立即停止了大哭。年近七旬的老人

  马松山说:“马岗山黑帮一日不除,郏县将永无宁日。”
  今年44岁的马岗山家住郏县西关街,自小酷爱打架,学过武术,手下上千,结拜兄弟成群,在当

  地作恶多端、为所欲为、欺压百姓,对外自封“马县长”,是河南省有名黑社会组织。2004年8月,马岗

  山因黑社会组织、放高利贷、混入人大被逮扑,判七年半,郏县政府16名官员受到处分,郏县百姓像过年

  一样庆祝,可好境不长,4年马岗山就回来了,据知情人说,出狱时警车开道,高档车上百部,百姓痛不生

  。
  出狱后的郏县黑社会头目马岗山,没有改邪归正,却变得更加疯狂,依然霸占着郏县西客站,依然

  在搞敲诈勒索,依然在放高利贷,依然在开设堵场,依然在收保护费,依然在鱼肉百姓,依然在勾结官员

  ,唯一不同的是转入了地下,对自己保护的更好了,并且了开拓了业务范围,购买精密探墓仪器,加入了

  盗墓行列。
  马岗山黑社会组织为什么能无法无天?为什么能死灰复燃?马岗山的背后到底有多少保护伞?有

  多少官员、警察参与了黑色利益链?

  七旬老人马松山的血泪控诉

  从1999年4月到现在,以马岗山为首的黑社会霸占郏县西客站长达13年,侵吞国家资产,眸利数千

  万元。
  1998年郏县客运西站在多方的努力下,开始运营,43年出生的马松山老人当时负责车站运营,属

  郏县西关街集体财产,这本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可却被郏县最大黑帮头目马岗山看中,马岗山勾结郏

  县交通局客运公司经理王志刚、郏县原交通局局长宋建立、签订假协议,以极低的租凭费将村里办的汽车

  站霸占,自命“站长”,由马岗山干儿子张亚杰带领数十名打手组成“稽查队” ,收取保护费,马岗山

  入狱前的6年以每人5毛保护费,出狱后,保护费由每辆客车车主每月按850元收取,西客站近300辆客车,

  仅此一项,13年来,马岗山就累计敲诈一千多万元。另外,对外公开倒卖线路,不同线路以15-20万的价

  格出售,美其名曰帮车主购车,车主稍不顺从,就遭到毒打,更甚者钱、车两空。马岗山的权力远远超过

  国家交通部门的权力。西客站成立马岗山勾结官员敛财的黑窝点!
  辛辛苦苦筹集客运站的马松山老人,看到百姓集体的果实就这样被霸占,痛不欲生,代表村民开

  始了恶梦般的上访路。
  马松山的上访惹怒了马岗山及其保护伞郏县政法委书记郭国顺。2007年8月的一天,是郏县原政法

  委书记、现任县委办公室主任郭国顺对外接访日,马松山向其反映马岗山黑帮的罪行,结果,话未出口,

  郭书记却说:“你胆真大呀,拘留你都找不到你,你还来告马岗山,看我怎么收拾你!。”
  时隔1天,马松山在吃饭时,黑社会破门而入,全身被砍了7刀。面对官官相护、黑社会横行,残

  疾的马松山老人没有倒下,却更坚定上告的决心,马松山老人想尽了一切办法维护自己的权益,几乎所有

  能去的政府执法部门都去了,结果却是闻着伤心、听者落泪。
  13年来,马松山过着非人的生活,伤痕累累,重度残废,被郭国顺、马岗山官匪勾结追杀了5次,

  身中17刀,缝184针,全身多处被置皮。马松山告诉笔者,在第五次被追杀时,我真的害怕了,曾躲入深

  山67天,每天以要饭和野果子为生。
  笔者问:“现在还怕吗?”马松山老人坚定地说:“我已快死之人,我马松山愿意与马岗山一命

  换一命,算是为郏县人民除害吧,我只希望自已在没有看到马岗山落网之前不要倒下”。

  万恶马岗山席卷郏县黑白两道

  马岗山控制郏县黑白两道的这20多年,除了积累大的金钱,还用金钱、美女,暴力等手段组建了

  自己关系网。大河报记者曾报道,马拉关系还有一个绝招,让自己的4个子女认县里重要部门头头为干爸

  ,让自己的手下认自己当干爸,其中还包括很多民警。
  有了这此关系,马岗山更加肆无忌惮。开妓院、开赌场、放高利贷、雇凶杀人、抢占国有资产、

  混入人大、殴打群众、越狱逃亡、偷税漏税、霸占煤矿、财产来源不明罪、倒卖文物等一系列犯罪实事。

  面对万恶的黑帮老大,我们的政府在做什么?所有郏县群众都知道,警察局是为“马县长”马岗山开的,

  因为所有关于马岗山的案件,一律不受理,所有关于上访告马岗山的人,立即遭到毒打和恐吓。
  2003年“6?13”河南最大的黑帮火拼案,马岗山召集500辆车,出动4000多人追杀“乔老四”黑帮

  组织……
  从99年到现在一直霸占郏县西客站,强收保护费13年之久,敲诈上千万,并将原西客站站长马松

  山双腿打断,砍17刀……
  2003年,马岗山带领手下马五等数十名打手,当街殴打郏县西大街邮政储蓄所女工作人员,群众

  敢怒不敢言……
  2004年,马岗山血洗郏县黄道乡沙沟村,打伤100多人,砍伤住院的60余人……
  霸占国有企业郏县建筑总公司,建筑公司经理李天城借马10万高息,翻到500万,无奈李天城私下

  立手续把建筑公司卖给马岗山后逃亡……
  城关镇的陈高岭因未交保护费,曾多次遭到毒打,并带20多人到陈家打砸,报案后,民警将陈高

  岭一家带走刑拘……
  马岗山主动设局借宋旭杰3万元,几个月后变成了10万元,并在人民法院法官孔某的主持下,将价

  值15万的房产判给了马岗山……
  古计重演,悲惨再显,马岗山看上了郏县慧星城小学,马岗山设局借给了学校校长邢留卿10万,

  扣完利息剩91000元,威逼下,邢先后还了27万,可还没结束,马岗山手拿砍刀到学校让邢写下80万元欠

  条,马拿到欠条把邢告上法庭,在马岗上的操控下,一审、二审全部败诉,面对人证、报案纪录等法院一

  律不支持……
  马岗山利用放高利货给渣元、广天乡的砖场,让其窖主与自己签下转让协议,控制砖价……
  马岗山公然控制选举会场,向进入会场的人行贿,500到3000元不等,不久后马岗山成功进入人大

  ……
  马岗山的干亲戚原郏县公安局连利民升迁时,马岗山强行纠集西关回族群众,敲罗打鼓为其造声

  势,谁不去打谁……

  马岗山黑帮组织背后的保护伞
  

  马岗山的恶行还在继续,做为河南平顶山一代最有名的黑恶势力,无人过问,任其横行,政府形

  象何在?国法何在?正义何在?



  马松山老人告诉笔者:“如果在我有生之年,不能将马岗山告倒,到了阎王哪里,我也要告。如

  果我们郏县百姓能像古代一样滚钉床就能告御状的话,我愿意与马岗山一命换一命,做第一个滚钉床的人

  ……”

  最后,马松山老人希望把他的手机号对外公布,愿看到文章、照片的清官和媒体,以及好心人能

  救救生活在油锅里的郏县百姓。马松山,男,回族,1943年2月23日生,住郏县城关镇西街六组,现实名

  举报郭国顺、马岗山官匪勾结,我的电话是:13837526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