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4

星期六

人民监督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人民监督
杨楼镇政府违法行政肆意拆毁4000万元个人养猪场
时间:2018/10/24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信息网  文章作者:
分享到:

      本网接到汝州市张治国实名反映 ,在2018年9月12日上午9点河南省汝州市杨楼镇党委副书记王院奇带领200多名佩带着红色“联保”袖章字样的社会闲散人员,以及8台勾机、铲车等大型拆毁设备,在没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续和行政程序的情况下,浩浩荡荡的来到该镇西南方向的大程村西部的10万头养猪场,把200多栋已经建好的猪舍和一栋职工宿舍大楼拆毁殆尽,致使价值4000多万元的个人资产变成了一片废墟。自己投资150万元建设的猪场宿舍楼也在其中,而且自己没有得到镇政府的通知,更没有找自己协商问题怎么解决,不要说赔偿问题了。

      张治国说:自己从事建筑行业已有几十年的历史,汝州市农行、市人民医院的家属楼等一些单位的楼房都是我领着建筑队建设的,在本市有一定的知名度和信誉。2014年秋有熟人介绍我认识了河南恒联发展有限公司的有关负责人,他们想请我给他们的养猪场建设职工宿舍楼。在接触洽谈过程中,我看到了汝州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河南恒联农牧发展有限公司年出栏10万头生猪养殖项目获批准的文件,也看到了河南恒联发展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李亚峰于2012年9月10日与杨楼镇大程村签订的协议。协议的主要内容是,由该公司租赁大程村2000亩土地建设10万头养猪场,租期30年每亩每年交纳租金400元。这家养猪场坐落在大程村西不远处,占用的都是可耕土地。在我进驻工地后,我看养猪场已经建设了200栋猪舍。正等待入住商品猪仔。在这个时候,该公司急需建设职工宿舍,改善管理人员的生活条件。经过调查后我于2014年3月15日,与恒联发展有限公司正式签订了建设职工宿舍合同,对方签字人是朱振恒。这个协议的主要内容是:职工宿舍楼建筑面积3723平方米,工程造价每平方米600元总造价223万元。工期是2014年3月15日至8月15日。一共四层分期付款,工程完工后一周内全部结清(附协议)。我按照协议,带领36名工程技术人员和农民工及施工机械进驻养猪场,开始了施工。当我们建设到三层半,也就是大部分主体建筑已经完工时,由于对方没有按协议按时付款,我无法购买原材料和无钱支付农民工工资,只好临时停工。这时候该公司已经欠我们工钱和工程款有100多万元(他们仅仅给了30万元)。我们算了一笔账,我们已经总投资了150万元,该公司仅仅给了30万元,还有120万元至今没有支付,其中欠农民工工资30万元。接着我们多次找恒联公司的老板和有关领导,他们是楼去人空。打电话也是百般推脱,再后来就杳无音讯了。我们去找杨楼镇的王(女)镇长,她每次都说要解决,但是就是说说算一遍也没有解决(也就是说我给养猪场建设职工宿舍这件事情镇里很是清楚的)。后来镇里村里的知情人对我说,恒联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已经因为金融诈骗被逮捕判刑了。他欠你的职工宿舍钱恐怕是没有指望了。

      四年来恒联的2000亩养猪场就这样冷冷的矗立在那里,我们建的三层半建筑四年也冷冷的矗立在那里。我们虽然找不到恒联公司的领导,但是我们投资兴建的职工宿舍还放在那里,那是我们个人用血汗钱建设的,看得见摸得着。我们就指望着有人接管养猪场后会妥善解决我们的问题,因为不管谁接管都要讲道理,他们一定会给我们兴建的职工宿舍一个说法的。你就是合法合规的拆迁也应该赔偿土地上的建筑物吧。可是让我们始料不及的是,2018年9月12日上午9点杨楼镇党委副书记王院奇竟然带领几百人和机械设备,把恒联公司投资建设的价值4000万元的养猪场捣毁和拆迁殆尽,这中间就有我们建设的职工宿舍楼。我到现场去和他们论理,王书记竟然高喊:把他的手机夺了,把他拍摄的录像删了。于是十几个打手窜上来,把我按翻在地夺走手机,乱踢乱打。我怕他们把我的胳膊腿打断也不敢吭声,我连说话的权利也被剥夺了。他们拆毁我投资150多万元建起来的职工宿舍,一没有提前告知我,二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三没有履行拆迁程序,四没有与我达成任何拆迁协议,五按照国务院有关拆迁规定,乡镇一级政府根本就没有拆毁公民财产的资质和权力。他们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的违法行政,是非法破坏、毁坏巨额私人财产的犯罪!这比“刀客”打劫和拦路抢劫更恶劣!

      之后我多次找到杨楼镇党委政府的彭书记,要求他们说清楚为什么要毁坏我的财产?为什么连告知我的义务都不履行?并要求政府赔偿毁坏我的建筑造成的一切损失。但是镇党委彭书记的回答却让人嘀笑皆非,愤怒不已。彭书记说,镇政府给你的建筑拆毁了,你要去找恒联公司要钱啊,我们镇政府又没有给你签订什么协议,要求我们去起诉恒联公司。恒联公司又没有拆我们建的房子,凭什么我去起诉恒联,这真是蛮不讲理。我知道这是他们转移矛盾,推脱自己违法行政的手段。

     据我们了解,实际情况是这样的:由于恒联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已经在外省被依法逮捕判刑。所以他们公司在汝州市杨楼镇大程村的养猪场实际上是倒闭了,楼去人空了。于是在三年多之后,杨楼镇政府的领导就找到一家名为天康的公司,把这片2000亩土地转租赁了。据了解天康公司给了镇政府一大笔租赁费,也包括地面附属物的钱,也签了协议。所以镇政府就负责把原来该片土地上的一切建筑全部拆毁清理干净,供天康公司接管租赁。因为这一切没有搞招标租赁,没有信息公开,我们都是蒙在鼓里。所以才有了镇政府带领几百人拆毁价值4000万元包括我们的职工宿舍在内的所有地上建筑和设施。如果不是这样,几年前镇政府为甚么不来拆毁?如果不是利益驱动,镇政府会甘冒违法行政的风险替一家企业暴力拆毁个人财产?难道他们憨了?傻了?我为了履行协议建好这栋职工宿舍,先后借款100多万,把我的房产都抵押上了,因为恒联公司不能履约,导致我债台高筑,每年仅高息就要支付十几万元,36名农民工经常来我家讨要工钱。弄得我有家不能归,有生意不能做。没有办法,我只该再次高息借款归还了农民工工资。现在我的债务一天天加重,日子越过越难熬。过去我还有那一栋楼的仗势,想着不管谁来接管谁就应该给我续还资金,我多少还有点梦想和希望。现在杨楼镇政府把我建设的楼房拆毁变成了平地,还不承担责任,这让我欲哭无泪身陷绝境。在我们百姓的思想意识中,政府应该是最讲道理,最讲法律和最讲信用的。因为他们履职其中一项职责就是教育公民普法学法和守法的。再回过来说说我们的事情:恒联公司与大程村签订协议建设10万头猪场,还有市发改委的红头文件,杨楼镇政府应该是同意和批准的领导单位。我们与恒联公司签订建设职工宿舍协议,建设了一大半工程,在没有得到大部份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的情况下,这个3723平方米的建筑设施应该是我们的个人财产吧。你政府现在把这2000亩土地租赁权转移给天康公司,我们不反对,但是,你镇政府应该在转移租赁的过程中解决好我们的财产权损失问题吧。起码你应该把我们找来商量商量我们的150多万元损失的问题怎么解决,由谁来解决吧。你镇政府没有这样做,就是行政不作为。接着又在王书记的亲自带领下,大张旗鼓的,肆无忌惮的,在没有任何法律的行政的手续情况下,把我们的三层半房屋给拆毁了,你这是明目张胆的违法行为,是践踏法律,侵害公民财产的行为。当我们去阻止和要个说法并录取证据时,你又公然指派人夺走我的手机,销毁证据。试问,既然你们的这种行为合法合规,是阳光行政,你们为什么惧怕百姓前来观看和录像呢?为什么要清场呢?你们镇政府把我们投资兴建的职工宿舍给非法拆毁了,当我们去找你们讨要个说法时,你们却大言不惭的说,你去找恒联公司吧。我们的三层半楼房不是人家恒联公司拆毁的,我们为什么要去找恒联公司论理要钱呢?你们这样说,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们在大街上把合法居民楼拆毁了,居民找你们说理时,你们说,你去吧找别人说理吧?这世界上有这样不讲道理的乡镇政府吗?这真是瞪着两只眼睛说话外加不论理。这样的镇领导恐怕连民间“冤有头债有主和谁的孩子谁抱走”的做人的起码道德和道理都没有了。更不用说档次素质和懂法律了,这样的乡镇领导的所作所为不引起民众告状才不正常呢。如果说天康公司没有和杨楼镇政府有任何金钱和其他交易,镇政府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如此大动干戈非法行政,肆意毁坏个人的巨额财产吗?如果你们是合法的正常的拆迁,为什么害怕百姓围观和拍照?试问从2015年到现在,在这3年多的时间内,你们为什么不去拆毁这2000亩土地上的猪舍和我们的职工宿舍呢?


      所以我们有理由认为,杨楼镇政府之所以违法行政,肆意侵害拆毁百姓资产,是利益输送和利益链条在作祟。汝州市杨楼镇政府违法行政,肆意拆毁4000多万元的实体经济财产,违反了行政法规,违反了国务院的拆迁条例,违反了党纪政纪和监察法规,严重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权益和财产,败坏了社会风气和政府的声誉,培养和滋长了“我是政府,我想打砸抢谁的财产我就打砸抢谁的财产”的不良社会风气。从某种意义上类比,这就是披着政府外衣干着黑恶势力勾当的黑恶暴行。这是在一点点的降低和剥蚀着人民群众对政府的信任度!


      因此我们要求:一、请求上级领导,职能、执法、执纪等部门派出调查组,进驻杨楼镇和大程村,座谈有关知情人、当事人,实地调查落实我们反映的上述情况,依照党纪党规和政纪及有关法律条款,对该镇有关领导和责任人作出应有的严肃的顶格的处理。二、赔偿我们的损失。工程款150万元(其中农民工工资30万元)。三、查清楚天康公司是如何通过杨楼镇政府把大程村原来租赁的2000亩土地的租赁权接管过来的,其中的协议和租赁费等有关费用和利益各方的内幕情况,这些内幕应该在阳光下操作,应该公之于众。他们的运作和手续是否合法合规。大家知道知情权是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更遑论我们是当事人和受害人了。四、责成杨楼镇政府领导就他们非法行政给我们造成的伤害赔礼道歉。违法行政是一剂毒药,多一天兴风作浪,就会深一层侵害我们党和国家的肌体,破坏党、政府和人民群众的血肉感情和联系。      张治国说:拆迁那天来也没有见法院的人来,登记是不错,但那是在拆迁后让登记的,恒联公司又没有扒我们的房子,是你们政府违法扒的,我凭什么去起诉恒联。他们是在转移矛盾,推脱责任,掩盖自己违法行政。


    党中央国务院多年来多次下发禁止强拆和强租的文件,要求各级政府各个执法部门依法依规行政。但有些地方政府仍然我行我素,不按法律法规办事。这些行为一定会得到上级监察委的纠正和惩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