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4

星期一

读者来信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读者来信
河南平舆法院迫淫威法院乱判案 蒙冤屈弱女将成囚徒
时间:2019/2/25  文章来源:  文章作者:
分享到:


   我叫南焕焕,今年29岁,是河南省平舆县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农村女孩。如果不是4年前的那场变故,我应该和农村的其他女孩子一样,打工、嫁人、生孩子,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2014年2月18日,我按照农村传统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给了邻村的王太行,原本对未来生活充满希望, 却不知这是我噩梦的开始。我的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胆小怕事,我的家庭是一个传统、封建和保守的家庭。从小到大,我没有和其他的男孩子有过更多地交流,更不要说谈恋爱了。我和王太行在媒人介绍后,稀里糊涂地嫁到了过去。按理说,女孩子出嫁后和丈夫同房是顺理成章的,但我总感觉别扭。结婚的前两天还好,我感觉他人还算不错,对我还蛮客气,我告诉他,我思想上还没有做好准备,接触几天等我适应以后我会和他同房的。
         前两天,他没有强迫我,但第三天晚上,他母亲找到我,问我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愿意同房,我把心里话告诉了她。她母亲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明显表现出很不高兴的样子,后来听他母亲在外面和他说话,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当天夜里,王太行突然要强行和我发生性关系,我不同意,他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把我强行按在床上,我反抗,他就用拳头击打我面部,我一边喊救命,一边用腿乱蹬,他一下子急了,就在我鼻子上咬了一口,我痛得差点昏死过去,出于本能反应我抓住了他的裆部他才停了下来。他下了床拎起床边的椅子向我砸来,我恐惧万分,跪下来求他放过我他都没有停手,直到后来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他以为我死了才罢手,几乎晕过去的我听到了开门声,是他父母进来了。他们把我拖到楼下就不管我了,我缓了口气说给我父母打电话。只到后来,我父母来了以后看见血淋淋的我吓得不知道怎么好,才叫了120,还报了警。需要说明一点的是,王太行强暴我时,我们只是同居关系,并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
        平舆县公安局对我进行了伤情鉴定,王太行自称也受了伤,也被作了伤情鉴定。我的鉴定结果为轻伤二级,而王太行的伤为轻微伤。我要求公安机关依法追究他的强奸犯罪刑事责任,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公安机关之按照故意伤害罪进行了调查,后来平舆县法院判王太行有期徒刑6个月。
        原以为噩梦就此结束,谁曾想,在王太行服刑期间,他的父亲王文举找到平舆县公安局双庙派出所,告我伤害他儿子,扬言要把我也送进监狱。公安机关不受理,王文举就四处上访告状,见了公检法的人员先把手机掏出来要给人家录音,再不然就是给公安人员、检察官、法官不停地打电话,威胁、恐吓公检法人员。在这种情况下,平舆县公安局双庙派出所就想方设法给王太行委托鉴定机构作伤情鉴定,据说曾经到最权威的武汉同济大学进行鉴定,人家认为构不成就不给鉴定。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事发两年后,双庙派出所在哪里给他鉴定成了轻伤,理由是生殖器受到伤害,结论是轻度功能障碍。事实上,我和王太行分手后,王太行很快就与他人结婚了,而且生了孩子,这些事实在我们老家人尽皆知。
      不管怎样,王文举父子报复我的阴谋总算得逞,2015年,我被平舆县公安局网上追逃,我成了犯罪嫌疑人。2017年我得知自己被网上追逃的消息后,我被迫到平舆县公安局投案自首,经过检查,我怀有身孕,被取保候审。
       2018年9月10日,平舆县法院对我开庭审理。法庭上法官让王太行描述受伤的经过,王太行刻意回避让殴打我、强暴我的事实,反过来威胁法官要求追究我的刑事责任。平舆县法院受王太行父子胁迫,执意要判我入狱。当时我刚生完小孩,还在哺乳期,承办法官几次迫不急待地要将我收监。每次传唤我,见面谈话内容基本上都是让我把襁褓中的小孩安置好,我的小孩嗷嗷待哺,我在法院泣不成声无人理睬。我的案件从开庭审理到现在,过去了五个多月,法院迟迟不下判决,目的就是等着我的哺乳期结束然后将我收监,以平息王文举父子的怒气。
天理昭昭!我们国家不是一直呼喊着公平正义吗,可是我的公平正义在哪里?如果因为王文举父子一直上访告状,平舆县的公检法就不顾事实真相对我一个受害的弱女子强下判决,公平在哪里?正义又在哪里?王太行为了和我发生性关系,将我打的遍体鳞伤,差点将我的鼻子咬掉,这难道不是违背妇女的意愿?这难道不是强行?
2014年,经过公安调查取证,法医鉴定,法院判决的案件、时隔一年就这样被否决了,我本来是受害者,反倒成为阶下囚,难道是2014年的判决有误?公检法明显再自己打自己的脸。还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明显是有人想替违法者翻案?
        难道当时正规医院和公安法医鉴定王太行的轻微伤有误?在监狱服刑半年(监狱半年,里面复杂会不会对其造成各方面的影响)、出狱后娶妻并有了孩子,现在又说性功能障碍、请问孩子是怎么来的?就算是真的有性功能障碍,当初医院和法医都鉴定没有,时隔将近一年又怎么能算在我的头上?又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他这一辈子有个什么好歹都要我负责吗?我身心疲惫、陷入绝望,朗朗乾坤,哪里才是说理的地方?法院是人民的法院、但法官真的都是人民的法官吗?
        同一个法院,同一个派出所,时隔一年原告成被告,派出所自己推翻自己一年前向法院提供的证据,网上追讨前原告。法院推翻自己四年前的判决、要把前原告收监。是四年前的案件真的有误还是另有隐情。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八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二个月以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三个月”,即便南焕焕构成犯罪,为什么从开庭到现在都过了五个月还不下判决?超过审理期限谁来监督?本网将持续关注。